这款复古橙汁粉是烤翅(和烧鸡翼)更美味的秘诀

菓珍辣味烤鸡翅

除了糟糕的发型、糟糕的牙齿健康和对番茄酱无法治愈的痴迷,我的童年还留下了菓珍坚定不移的印记。我们家的储藏室里从来都少不了一大罐橘子味的粉末饮料。虽然小时候我并不爱喝菓珍,但我喜欢它粉末本身那令人口舌生津的味道。我会用勺子舀一勺放在盘子里,用手指蘸着吃。成年后,我开始从一个新的角度来欣赏这种古老的混合饮料–不是作为一种饮料或伪蘸酱,而是作为烧烤季节的意外主角。

菓珍

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–“她先是说鸡蛋里要放拉面调料。现在她又想让我们在鸡翅上放菓珍 (Tang)!” 是的,我确实想让你这么做,而且理由非常充分(而且美味)。你看,”菓珍” 除了富含复古怀旧元素外,还包含了完美干擦配料的所有元素。它富含糖分,可以帮助鸡翅在烧烤或烘焙过程中外表焦糖化和棕色化。此外,橘子味和柠檬酸还能带来酸味和嫩化效果,而不会像其他形式的酸那样产生不必要的水分。

不过,在把菓珍从饮料带到烧烤之前,如果我不告诉你它在全世界家喻户晓的传奇故事,那就太失职了。

菓珍如何从早餐桌上变成宇航员的主食

菓珍是威廉-A-米切尔(William A. Mitchell)博士的心血结晶,他是通用食品公司(现为卡夫亨氏公司的一部分)的食品化学家,曾发明了许多 20 世纪最伟大的食品,如Cool Whip、跳跳糖(Pop Rocks)和蛋白粉。1959 年,橘子混合饮料在全美超市上架,被定位为一种货架稳定、富含维生素 C 的早餐替代品,以取代更容易变质的鲜榨橘子汁。在产品上市的头几年,销量还算不错,但到了 1962 年,当橙子粉与宇航员约翰-格伦一起登上 “友谊-7 号” 宇宙飞船时,销量就一飞冲天,直冲太空。格伦的目标之一是测试零重力环境下的饮食实验,而菓珍只需加水即可饮用的形式为其赢得了一个菜单上的位置(具体来说,是经过改良的适合太空的版本)。

菓珍是威廉-A-米切尔(William A. Mitchell)博士的心血结晶

不久之后,”菓珍” 将太空旅行作为自己的全部个性。在菓珍首次执行太空任务后的几年里,该品牌一直致力于将自己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(NASA)、宇航员或任何与太空时代的狂热有关的事物联系起来。平面广告将该品牌吹捧为宇航员的主食,电视广告则显示外星人也渴望喝到这种来自地球的灵丹妙药。当人类乘坐阿波罗 11 号登月时,菓珍甚至赞助了美国广播公司对这一重大时刻的全国性报道。有趣的是,在沉默多年之后,巴兹-奥尔德林(登月第二人)终于承认自己并不是这种所谓太空时代饮料的忠实粉丝

不管宇航员们是爱它还是恨它,”菓珍” 在本土的影响力让它成功地在全球扩张,尤其是在墨西哥、菲律宾和南亚大部分地区。在孟加拉国,菓珍是我们那一代孩子们课后的首选饮料,也是许多穆斯林家庭在斋月期间的解斋方式。

菓珍带来的烹饪乐趣

作为一名食谱开发人员,我最喜欢的食材就是能同时实现风味和功能的食材,而在我的 “烟熏菓珍辣鸡翅” 食谱中,菓珍恰好能有效地实现这两点。我们的目标是:鸡翅表皮酥脆,肉质鲜嫩多汁,只需咬上几口(如果你是我,只需一口),就能从骨头上剥离下来,并带有我儿时最爱的酸甜口味,令人垂涎欲滴。

干擦料包括烟熏味的花椒碎末、温热的孜然和香菜、少许增加胡椒味的芹菜盐,以及两大匙橘子酱。除了增添微妙的柑橘香味外,菓珍中的柠檬酸还能使肉质嫩滑,达到脱骨的口感。它还能避免其他形式的酸(如柠檬汁、橙汁或醋)带来的水分,以免影响脆皮的口感。需要注意的是,使用经典的橙味 “菓珍” 时,这种擦法最为成功,因为其他版本的 “菓珍” 往往带有很浓的人工味道。

菓珍烤翅

混合饮料中的糖分为香料的热度和烟熏味增添了另一层对比风味,但更重要的是,它们能促进焦糖化。我还加入了白米粉和发酵粉,因为前者在烹饪时会变成一层酥脆的涂层,后者能提高表皮的 pH 值,使其更好地变色。

除了鸡翅,您还可以使用这种调料–它几乎适用于任何类型的蛋白质,包括排骨或猪肩肉,甚至虾。但我最重要的建议是,在野餐时把它用在菜肴中,让其他人猜猜秘方。他们会不停地伸手去拿,一只手舔手指,另一只手挠脑袋。

菓珍橙汁混合饮料

菓珍橙汁混合饮料

微海报

评论留言